当前位置:首页 >> 部门专题 >> 展览讯息
2017MFA“全国艺术硕士美术指导教师优秀作品巡展”代序 | 徐勇民:小心,别淋湿了伞
发布时间:2017-03-08 来源:美术馆 点击次数:

天色要下雨的样子。

谈些与视觉书籍有关的事,带了伞,和朋友坐在店里。新招募的服务生立在一旁,相互看着,有些不知所措。

正事总要夹杂着东扯西拉。平凡、重复、碎片生活在时间流淌中能呈现出某种意义,至少看上去是这样的。有时,还令人难以释怀。电视节目将五颜六色的悲欢离合竭力娱乐化。呆看的观众心中清楚,生活中随便拈出一篇故事,都如同头条,要比眼前廉价做作的更能搅动心神。

艺术依门类划定出的评价常是非此及彼,或者,将可见好端端的种种,非逼出个高下让你看看不可。想起明星常被记者小编们围住问及最喜爱的是什么一类五花八门嗯嗯半天难以作复的必答题时的那一张脸。喜欢什么别再那么傻呼呼地就这么一直喜欢下去了。已习惯被告知,你若再如此怕是要怎样怎样,习以为常的视觉表象下,原来已潜藏深刻的危机,只是你不知,要用心哦。自责起怎么就这么愚钝。

瞥了一下四周,伞靠在桌边,似乎有些多余。

又谈起如今小学课本中我们耳朵听出了茧的指令学生们分出文章段落大意的苛刻要求,还有必须背下的各有几段式的不同文体。面对过滤了直白的复杂,着急的家长忍住自己不堪回首的经历,谨慎地诱导孩子按自己的表达作文。小学生面对在学校学过的知识居然还能有不一样的表达的劝诫,总是心存难以撼动的戒意。如今,听到从孩子们口中说出某篇文字运用了夹叙夹议之类的评语,喉头噎住。让我们对自己今日是否还有敏感的判断力,一下子陷入更加执着的迷惑。

窗外,一眼看过去的瓦面上落雨了。

出门,冷风袭面周身通凉,才知刚才散神处浊气浑然。没忘了取伞,可一时雨中竟忘了把手中的伞撑起在头顶上。朋友见状,笑言别把伞淋湿了。只一句,愣了一下。周围总是少不了如此一团和气的善意善诱,弄的你只得苟且,连笑都发不出声了,你能不撑开手中的伞?

雨天,撑伞举过头顶,是因为我们不能漠视伞的失职。旁人断然也是不忍放弃提示你可能被淋成落汤鸡样子的义务。

朋友转而又说在英伦街头逢雨,见绅士般男子们执伞作杖,缓步如常,竟鲜有人举伞。也许,雨中路人手中就本应持有一物,至于何物何用,见仁见智。我想若是身边有此情状,此公一定会被认为是电影中悲情故事的主角一个。  

老话说晴带雨伞饱带饥粮,是以甘愿自缚的万无一失换取心理慰藉。打伞原本是避免衣装淋湿,可有时衣装湿了比伞湿了更有意想不到的出彩。不过,只是须提醒,小心着凉。须减肥和不必瘦身的,雨水还可以借衣装塑出各自令人浮想联翩的身段(古典塑像中并不少见)。想象一场时装秀若是雨中漫步,是不是会让我们对人与自然现象应有的融合与依存生出另一种观看的视角。

雨天时,孩子们多是不太喜欢打伞的,当是逢水便踏。想必伞一定是阻隔了什么,也遮蔽了什么。面对自然,寻求生活与艺术的存在与表达方式,无一不是面对自然需求由最柔弱处到最坚实处的体验,开垦出文化的理性活力,让我们追求心灵安然,将自认失去了的一一赎回。

想象力与现实目光之间交集成的矛盾,能调和吗?谈什么丝丝入扣。视觉艺术的表达一向自勉自励,虽有些莽撞却从未放过每一次自在表达的机会。它的触角试图伸向任何可以抵达的边界,用想象力给现实制造出惊喜也顺带出些麻烦。

一则往事,说爱因斯坦在布拉格授课,课后逢雨,对提醒他拿伞的同学说他常忘了带伞,索性家中和学校各备一把。话锋一转,自语如果现在下雨我打伞回家,那么,家里就有两把,而这里,一把都没有了。言毕,夺门踏雨而去。

乍暖还寒。出门未及撑开自带的伞又淋了雨,那一瞬,真的好爽。


湖北美术学院院长 徐勇民

于学园工坊

2017年3月3日

版权所有 2012 湖北美术学院 Copyright © 2012 HIFA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15008991号